普超法师


普超法师(1903~1982年) 

  普超法师俗家姓胡,名学成,出家后法号朗性,字普超,别号正悟。四川省富顺县人,清光绪一九〇三年。出生于富顺县乡下的农家。他幼年读过几年私塾,以家贫辍学,十余岁时家人送他到商店做学徒,以非志趣所在,感到十分苦恼,而有出家之心。一九二一年,普超年已十九岁,因缘成熟,乃投入峨嵋山万年寺,依妙道和尚为师剃度出家。

  一九二五年春,于成都文殊院受具足戒,同坛受戒的还有能海、果瑶、果蓉、果玉、永光、传品等人。普超圆戒后,即入四川佛学院受学。四川佛学院就设在文殊院内,为佛源、圣钦、昌圆诸位老法师所创办,院址设于文殊院内,而由佛源老法师担任院长。普超于四川佛学院毕业后,继而负笈南京,进入支那内佛学院,依欧阳竟无大师研修唯识学。后来离开内学院,复行脚参访,朝礼江、浙名山大刹。一九三二年返回四川,回到峨嵋山万年寺,省视剃度师妙道老和尚。未几受峨嵋县城东大佛寺之请,于大佛寺升座讲经。后来中华佛教总会四川省分会成立峨嵋支部,普超法师被选为支部主任。

  一九三六年,峨嵋山佛学院院长果瑶法师因病辞职,诸寺长老共推普超法师出任院长。他在院为学僧讲授有关唯识方面的学科。

  一九三八年,和他同坛受戒的能海法师,在成都南郊近慈寺,建立密宗金刚道场。一九三九年,普超到成都近慈寺,依能海法师修学密乘。一九四〇年夏历五月,能海法师第二度去西藏求法,随行弟子有照通、融通、正临,仁慈、清泉、澄心等人,普超亦是随行者之一。他们携带著大量的纸张(印藏经之用)缎子、哈达、茶叶等(用以献给喇嘛之用),于五月初六日从近慈寺出发,先坐西康省主席刘文辉供给的汽车,送他们及行装到康定。由康定雇得云南帮的骡子二十多头,载运携带的行装,向西藏前进。途中艰苦万状,清泉、澄心、正临三人,先行畏难而退,只剩下照通、融通、仁慈、普超四人随行。在《能海大师传》记述途中的经过,摘录一段如下:

  每晚撑帐篷露宿,以石支作灶烧茶,有柴拾柴,无则牛粪。一次山宿,老鼠遍野,普超师喜呼为宝鼠山。是夜大雨倾盆,雷电交作,山洪爆发,震耳欲聋,急流冲于帐内,既不能卧,篷矮亦无法站,蹲以达旦。师云:“求法不易,应生难遭想,莫因困难退信心,应倍增坚强。”

  一行人走了四多月,于九月间抵达拉萨。能海法师领著四个弟子,共拜见他的老师康萨仁波切,为四人一一引见,并献上茶叶、绸缎、银制法器等。普超等四人趋前顶礼,康萨仁波切为四人各取法名。能海大师安排四人,依蒙藏委员会秘书李贵霖学藏文。至十月,喇嘛欲令汉僧学习藏地寺规,要他们住入哲蚌寺,每人依止一位师父修学。第二年秋,成都近慈寺数发电报,催促能海大师回成都。一行人乃准备返川行装,带回所印的经典,及法器衣物亦二十余驮。《能海大师傅》另有一段有关普超的记述:

  途中普超师染疾,(能海)师甚急云:“未离欲之护法不愿法传内地,吾等任务大,要将佛法传到内地,不识众生有无福分,应多念经求护法,广行法施!”不日普师病愈,师喜。

  一行人十一月抵达成都,返回近慈寺,普超法师住入金刚院,翻译藏文经典。他本来佛学素有造诣,曾著有《佛教基本常识》一书,作为峨嵋山僧徒学习之用。此时师由西藏归来,致全力于藏文的修习,及藏文经典的翻译。

  一九四六年,峨嵋山万年寺的毗卢殿失火,经像法器,焚毁无遗。普超遵能海大师之嘱重予修建,他外主募化,内监工程,历时三年而竣工。一九四八年,受请出任德阳崇果寺方丈,并首次传戒。

  一九五二年,普超法师当选为德阳县人代会常务委员。一九五三年自崇果寺回到峨嵋山,参加修复寺庙工作,担任峨嵋山学习委员会副主任。以后担任过峨嵋山佛教协会第一、二届会长,峨嵋县人民代表、四川省政协委员、峨眉县政协一届委员、二届常务委员。

  一九六六年,文化大革命开始,六十多岁的普超法师也受到冲击,被遣返原籍富顺县,下放农村参加劳动改造,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政策后,开放重点寺院,他重回峨嵋县,恢复僧装,被安排担任峨嵋山下报国寺的住持。以后先后担任过峨嵋县政协副主席。中国佛教协会理事,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等职务。普超老法师在保护峨嵋山寺庙、文物、林木方面都做出了不少贡献。他于一九八二年示寂,世寿八十岁,僧腊六十一夏,戒腊五十七夏。七日荼毗入塔,他生前的道友,时任乌尤寺方丈的遍能海法师,为其石塔撰联曰:

  六十年西学南参功圆德备;

  三千米钟灵秀毓山哀浦思。